尽管约翰·斯卡利离开苹果已有十年之久,但是他敢于挑战难题的精神却没有因此而改变。现任RXAdvance总裁的他决定用科技改革美国医保行业。如果美国医保体系的混乱程度是世界第二,那没有哪个国家的医保体系敢称第一了。美国人在医保上的开销比任何一个工业国家的人都多。慢性病患者就支付了17万亿美元的医保费用,他们每天需要服用15粒药片。9家不同的医保机构分管这些病人,并且,美国的医保分区十分复杂。

这不仅会导致医保体系的混乱,而且还可以能使两个不同的医生给病人开相斥的药物继而产生更多的开销。

1.jpg

据斯卡利介绍,每年都有3万5千亿美元的医保开销用于治疗相斥药物带来的副作用。通过改变医保运行的方式,能够为需要支付高昂费用的病人剩下一大笔钱。医保机构可以利用RXAdvance云数据服务减少开销,同时也能保证医保的正常运行。该服务使用智能数据分析限制病人到固定的医保区域,使得病人在家也能享受到医保服务。

斯卡利十年前加入医保行业,并把改善美国医保体系视为一向崇高事业。即使作为一个商人,他也非常看好该系统的盈利前景。去年,该服务盈利5千5百万美元。他希望能在今年达到10亿美元的盈利目标,并在2020年前达到100亿。

斯卡利表示他改善医保体系的角度是如何优化其运行过程,而不是争论谁为其付费。希望RXAdvance的做法能够成为降低医保开销的模范。

来源:cnBeta                   时间:2017年06月16日

【IT时代周刊编者按】在斯卡利离开苹果、乔布斯回归之前苹果有着四年的“空窗期”,而苹果正是在这段时间真正陷入危机的。苹果前CEO约翰·斯卡利(John Sculley)日前抽空前往BI美国办公室进行了参观,并接受了后者的独家专访。在本次采访中,斯卡利罕见的谈及了许多有关自己和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在上世纪80年代的往事、自己被解雇的心路历程以及自己的新书等等话题。本文总结了本次采访的主要内容,带你了解那段不为人知的岁月。

BI:我们知道,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亲自解雇了乔布斯而声名远播的,那么你当时是怎么想的?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不为外人所知的故事?

斯卡利:嗯……这的确是历史上的神秘事件之一。事实上,我当时进入苹果的工作目标之一就是将苹果带入大众消费市场,并尽可能的挽救Apple II的颓势,因为乔布斯那时已经计划在数年内正式发布Macintosh了,而Apple II则是公司在过去三年左右唯一的现金来源。

在Mac正式发布后的1985年,乔布斯对于Mac的市场销售现状并不满意,因此他希望将一部分Apple II的市场营销支出转移到Mac产线上面,同时计划对Mac降价500美元。但我不同意这一做法,我认为这有可能会令公司走向失败。因此我告诉他,我们需要同公司董事会商量这件事,且我们每个人都准备了一份材料进行说明。

之后,董事会任命当时苹果的董事会副主席麦克·马库拉(Mike Markkula)审阅我们两人的建议,并在一周后向董事会汇报自己的结论。最后,马库拉表示“我同意约翰的看法,且并不认同乔布斯的建议”。然后,董事会和独立股东决定免去乔布斯Macintosh部门负责人的职位,但他依然是公司董事会的主席。而在四个半月后,乔布斯最终作出了自己离职的决定。

以上就是当年事情发生的经过,但现在想起来公司这么对待自己的创始人是一个巨大的错误,我认为公司董事会完全可以做的更好一些。而且,如果我能够更加熟知硅谷和企业创始人重要性这一点的话,我想我们肯定能够想出一种比逼迫乔布斯离职更好的解决方法。因为当时20多岁的乔布斯或许还不是一名经验丰富的公司高层,但他却在后来成为了全球最成功的CEO之一。

BI:人们相信1997-2011年间的乔布斯其实非常类似于1976-1985年之间的乔布斯,你觉得这一说法正确吗?

斯卡利:史蒂夫一直都拥有着过人的天赋,也一直都是个天才,并有着比其他人能够更快洞悉局势的能力。但在职业生涯早期,乔布斯还不是一名经验丰富的管理人,他和我们所有人一样都会有失误的时候。

乔布斯在离开苹果后创办的NeXT刚开始并不算成功,但他却最终将其打造成了一家软件公司,然后以4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苹果。这一举动成功拯救了苹果,因为当时的苹果亟需一款更加出色的操作系统。应该说,那时乔布斯的办事理念同此前一样,即依旧专注于创造出不可思议的用户体验、重视设计、尽可能的淡化科技的存在感,且毫不妥协。因此当时最困难的决定并不是我们应该为自己的产品加入哪些功能,而是该剔除哪些元素。

而在15年后,那时的乔布斯已经成为了一名有经验的管理者。我们都知道每个人可以从自己的错误中更快速的积累经验,而乔布斯也承认自己在离开苹果后作出了不少错误的决定,但也因此而学到了许多宝贵的经验。

BI:那么,苹果和乔布斯对你后来在投资、科技领域的工作产生了什么影响?毕竟,所有人都认为是你一手解雇了乔布斯,那么这是否对你后来的职业生涯构成了负面影响?

斯卡利:嗯,我只同我喜欢、且喜欢我的人一起共事。对我来说,你说的这些并不是什么阻碍,毕竟我有过数次成功的职业机遇。BI不久前才同我联合创办的数字营销公司Zeta Interactive发布了一份行业深度研究报告,而后者已经成为了纽约地区最大的数据分析公司。我同许多企业的CEO和创始人都保持了不错的关系,而我同样也会从自己的错误中学习到经验。我觉得我拥有着非常惬意的生活,对此我感到十分幸运。

BI:让我们谈谈你的新书吧。你为什么会将这本新书命名为《狂潮》(Moonshot),这背后是有什么故事吗?

斯卡利: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硅谷式比喻。举例来说,苹果当年发布Apple II就是一股狂潮、蒂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Lee)爵士发明互联网、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和拉里·佩奇(Larry Page)创办谷歌、乔布斯发布iPhone都可以被称之为“狂潮”,而目前硅谷的狂潮则是有关于云计算、移动、大数据分析和物联网这些方面的。

BI:你在书中谈到了人工智能、自适应平台等话题,你能够给我们详细解释一下吗?

斯卡利:在过去30年的时间内,几乎所有的公司都在专注于企业的人力效率。但现在,机器学习、智能系统和数据分析技术的成熟已经开始使电脑真正成为人们的助理,而诸如Siri和Cortana这些产品则清晰的显示出了这一领域技术的未来发展方向。同时,越来越多的自动化智能系统已经出现在了我们身边,这意味着科技将开始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接管人们的日常生活。

BI:你谈到了SiriCortana这些产品,但它们目前似乎仍有不少缺陷,你认为它们会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达到理想的使用状态吗?

斯卡利:我认为个人效率助理产品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经进入了研发阶段,在30年的时间内,这些产品已经变得越来越出色。但在大多数时候我依旧不会使用Siri,因为它并不特别好用。不过,我认为通用电气所生产的智能化飞机引擎或许是一个更好的例子,通用电气在这些引擎上安装了500个传感器,这些传感器会实时监控引擎的工作状态,并将数据传回以自动调整引擎的工作状态,而这个过程其实就是一个完全自动、无需人工介入的系统。

BI:假设我是一名正准备创业的企业家,现在我希望买一本有关创业方面的书籍,那么为什么我会选择你的《狂潮》,而不是彼得·泰尔(Peter Thiel)的新书呢,毕竟泰尔在近期参与了更多的流行科技投资项目。

斯卡利:首先,我喜欢泰尔的书,我认为他的书非常不错。但与此同时我也会购买《狂潮》,因为这是两本完全不同类型的书籍。我的书是关于如何打造出一个公司的,而泰尔的书主要讲的是有关他对于科技领域的看法、他的投资决策以及成功故事。

BI:让我们再继续谈论一下苹果的话题吧,你认为在你掌权期间的苹果发生了哪些变化,这间公司当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偏离自己轨道的?

斯卡利:我想许多人没有意识到的是,在我苹果的10年生涯中,该公司的市值从8亿美元上升到了80亿美元。在我离开的时候,苹果坐拥20亿美元现金,并且成为了全球最大的硬件厂商之一。当时苹果还推出了第一款平板电脑Newton,虽然该产品本身称不上是一款成功的消费者产品,但它的出现推动了ARM公司的成立,而后者的处理器现在已经内置在了超过60亿部设备之中。

我在离职前曾反对苹果对外授权技术,因为这会让公司面临破产危机。但他们根本不听,并接连更换了数任CEO。在乔布斯回归后,他所作的第一个决定就是取消技术授权、取消他认为设计不够出色的多余产品。简单来说,乔布斯几乎是在那个时候又将苹果开始重头打造了一遍。

BI:你为什么不对外宣传“不是我解雇了乔布斯”这样的信息呢?

斯卡利:我不是一个怀旧的人,我喜欢向前看。所以我相信当人们开始读完沃尔特·艾萨克森(Walter Isaacson)《乔布斯传》的时候会感到一丝惊讶,因为他们会发现其实并不是我一手逼走了乔布斯。而且,人们会发现在我离开苹果、乔布斯回归之前苹果有着四年的“空窗期”,而苹果正是在这段时间真正陷入危机的,因此这并不是我的问题。

BI:对于自己被苹果解雇一事你怎么看?

斯卡利:被解雇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没人喜欢经历这些。但事实是,如果你身处一个风险巨大的环境中,你将肯定会遇到一些挑战和困难。有时候你会被解雇,有时候你则必须解雇他人,这就是这个游戏的规则。

如果你仔细观察一下或许就会发现,即便是那些如今非常成功的人也会在他们成功之前遇到许多挫折。所以,我更多的会将这些经历当成给自己上的宝贵一课,因为失败并不会阻碍我们走向成功。

【IT时代周刊编后】离开苹果公司后的20年来,约翰·斯卡利没有停下脚步。苹果公司前任的CEO将它剩下的大部分时间用来投资,帮助了很多在硅谷及附近的公司。他涉及领域从市场营销到可穿戴,大家都知道在加盟苹果前他曾是百事公司副总裁,市场能力卓绝,而其直面错误并从中吸取经验的态度,也影响了其投资之路。尽管2011年5月乔布斯去世后,苹果的股价一度增长缓慢,斯卡利对于苹果在金融市场的预期依然“十分乐观”,这从他从未抛售过苹果的股票也可以看出来。当苹果全面超越可口可乐,成为全球最具价值的品牌时,斯卡利称苹果这一成绩的取得,蒂姆功不可没。【责任编辑/周冬乐】

作者汤姆。本文转自BI中文站

来源:IT时代网                                              时间:2014年10月29日

联系我们CONTACT

全国服务热线:

地 址:
电 话:
传 真:
邮 箱:

新闻动态NEWS